文章總目錄

2012年2月10日 星期五

《[HP] Slash是啥?》BY Clarex-ama, 一維 譯

荒廢的教室裡是一團糟,皺巴巴的舊羊皮紙、空墨水瓶、壞掉的椅子、顛倒的桌子堆得快要滿出來了,地板上還有Harry認不出的什麼東西又粘又臭,還有灰塵。灰塵!Harry現在痛恨灰塵,這讓他打噴嚏,而他現在沒心情打噴嚏。

他也沒心情應付別的這種東西。基本上他只想坐在公共休息室跟Ron和Hermione聊天,或者躺著自己的床上。他真的、真的、真的不想把整個晚上花在清理皮皮鬼(Peeves)摧殘過的房間上,還和某個Draco Malfoy一起!
他朝金髮的斯萊哲林方向投去鄙視的目光。

"能不能請你別像一個他媽的智障一樣舞弄掃帚而像一個正常人那樣開始打掃?"Harry惱火地吼道,厭惡地皺了皺鼻子,是因為那些灰土還是因為Malfoy,Harry分不清。

"這是僕人的活兒,"Malfoy抱怨著轉身面對Harry,"我不懂也不足為怪!在我的字典裡,掃帚是用來飛的,沒別的用途!"

一個關於他飛起來一樣差勁的回嘴剛要出口,但是Harry及時地把它咽回去了。他不想爭吵更不想打架…好吧,實際上,Harry思索著,他的確想大打一場,好教那個下賤坯子一些道理,但是很不幸他不能。恩,技術上來說他能,但是因為他還不想被踢出霍格華茲,所以他不能。

Harry歎了口氣不理會他。

Malfoy皺了皺眉,再一次轉過背去。

整個晚上他們還沒有交談過,只不過不時地交換幾句話,而Harry對此毫無意見。

Harry為自己感到非常可憐,他被逼著打掃教室還不能用魔法,而且唯一和他相伴的人是Malfoy。他真的不想和金髮男孩說話,這一個晚上工作和處罰已經夠多了。

Harry撿起幾本古舊破爛的書放上了書架,隨著他的動作,一些灰塵微粒開始在空氣裡飛舞飄揚。

他想知道今晚他們能不能幹完。現在看來,他根本看不見這個結局—保守地說、房間裡看起來還是像地獄。

他向窗外看去:太陽正在下山,最後幾縷懶懶的陽光把房間染成溫暖的顏色,影子也越拉越長。

金光照亮了Malfoy的頭髮:在這半黑暗中它幾乎在放光。它看起來非常、恩、漂亮,Harry想著,全金色,絲綢一樣,還很柔軟…但只要它長在Malfoy頭上,Harry就認為它很醜。

Harry撿起一堆羊皮紙從Malfoy身邊經過,要把它們放到抽屜裡。

讓他們留堂是對的,Harry知道,不過他還是認為這處罰太嚴厲了。他和Malfoy只不過是"企圖"詛咒彼此,實際上又沒有成功。好吧,可能這只是因為他們在能說出詛咒之前就被制止了…但又沒有造成任何損失,所以說實話,這處罰沒有必要。

Malfoy猛然揮舞掃帚,導致一大團灰塵在空氣中揚起。Harry劇烈地咳嗽起來,把那堆舊羊皮紙落到了地上。

Harry狠狠瞪了他一眼,彎腰去撿地板上新形成的一堆混亂。Draco只是得意地笑著,聳了聳肩好像這純屬意外,又回到了他的工作。

"好,冷靜,Harry。"Harry默默安慰自己,"他不值得。"沒有大發雷霆和去踹Malfoy的屁股(好好教訓他一番#),Harry安定於在腦中對其嚴厲斥責,並描繪出Malfoy被他那討厭的掃帚打中臉(一遍又一遍)的畫面。

再一次控制好脾氣,Harry收攏好紙張站了起來。

它們都很不一樣,Harry想著,快速地流覽著那堆羊皮紙。其中有些是筆記,有些是朋友間的傳話,還有一些居然是從未送出的情書。

Harry研究著一張肥貓頭鷹的塗鴉:貓頭鷹好像還戴著一頂禮帽,而且如果Harry沒有弄錯的話,它居然在跳踢踏舞。古怪…

翻過貓頭鷹,他的目光落在一片顯然沒怎麼用過的羊皮紙上。紙張平滑的表面完全空白,只除了兩個黑墨水字優美地劃過中央:Draco Malfoy。

Harry快速瞥了Malfoy一眼—他還是一副暴躁的樣子。他把目光從倨傲的斯萊哲林身上扯開,注意力又回到了手上的羊皮紙。皺著眉,他更仔細地審視了一遍紙張。

令Harry失望的是,那上面根本沒有什麼秘密資訊或任何有趣的東西,只有那個該死的名字。

這是多麼典型的Malfoy—把名字寫在什麼東西上面,然後丟掉它!完全是浪費紙張!

Harry惱怒地歎氣。

"Malfoy,我想這是你的東西。"Harry惱火地對另外一個男孩說道。

Malfoy再次轉身面對Harry、臉上是類似的惱怒表情,不過灰色的眼睛裡還閃動著一絲好奇。

"你說什麼,Potter,"他拖長語調,"我能跟你保證我不擁有這房間裡的任何東西,我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垃圾?"他做了一個手勢來強調他的觀點。

"Well,上面有你的名字,Malfoy。"Harry回擊道。

"不,那只是—什麼,我的名字?讓我看看!"他向Harry走過來伸出了手。

"看—Draco Malfoy。"Harry把紙遞給了他,"你是在練習你的簽名,還是只在享受書寫自己的名字?"

"閉嘴。"Malfoy喃喃說著低頭看向紙片,他的唇彎出一個嘲諷的笑容然後回視Harry。

"你識字嗎,Potter?"

"什麼?恩,當然了。你什麼意思?"

"那麼、你就只對自己的名字有閱讀障礙了?"

"什麼?不是!Malfoy,該死的你到底在說什麼?"

"據我所知,我沒有—感謝上帝—恐怖的疤痕長在我額頭上,沒有極度醜陋的眼鏡或者不堪入目的髮型,而且我的名字絕對不是,嘔,Harry Potter!所以,我估計這是你的。"他洋洋自得地遞回了羊皮紙。"這上面是你的名字,不是我的,白癡。"

Harry看著紙片。有些東西相當不對勁。

"呃—Malfoy,這不是我的名字。"

"老實說,Potter,我以為你在開玩笑!你到底有多蠢?你想讓我大聲讀出來讓你聽見這就是你的名字嗎?"

斯萊哲林少年從Harry手中奪過紙片預備朗讀。

"聽著,這很清楚的寫著Har—等下…"Malfoy閉上嘴難以置信地盯著紙片,"但—我很確定。這怎麼會…?"

"這肯定變了…"Harry思索著伸過脖子,這樣他就能看到紙片上出現的新字了。

"你覺不覺得它被詛咒了?"Harry問Malfoy,想到Tom Riddle的日記,一個寒戰竄下他的脊樑。

"不覺得,只不過施上魔法了…"Malfoy又讀了一遍,"Slash…該死的那又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Harry老實地回答。

突然又發生了—紙片再一次變化。那個字消失了,嶄新的句子由一隻隱形的手劃出在紙面上:

房間內暗淡無光,只有銀色的月光刺穿夜晚吞噬的濃黑。

他蒼白的手指下牆壁冰冷、粗糙,他的背脊開始疼痛,但沒有關係,他依舊站在他站立的地方。

灰色的雙眸凝視著房間另一端古老的木門,他似乎正在等待,等待著什麼的發生…又或者…等待著誰的到來。

看完時Harry看向Malfoy—看起來他和他一樣困惑。

"這究竟是什麼…"Malfoy喃喃著把紙片翻了過去。

"我毫無頭緒,"Harry回答道,拿過了羊皮紙,"但我想咱們可以推斷出這被施過魔法了。"

"真的,你這麼認為?"Malfoy嘲諷道,"我毫無頭緒!"

"別做討厭鬼,Malfoy,這真的幫不到忙!"Harry研究著手裡的紙片,試圖無視Malfoy和他的侮辱。

"老實說,Potter,這當然被施過魔法了!我們是巫師,不是嗎?我們生活在魔法世界裡—有印象嗎?我才不信麻瓜紙會像這樣。你有見過麻瓜紙上的字會在大聲讀過之後消失嗎?我可沒見過。有時候你可真蠢,Potter!"

"等一下—你剛剛說什麼?"Harry問道,目光從紙上抬了起來。

"你可真蠢?"Malfoy得意地複述。

"不,不是那句。另外一句—什麼消失的字,你說的是什麼?"

"你見過麻瓜紙上的字會在大聲讀過之後消失嗎?"

"當然了!"Harry說道,目光又回到紙片。

"請原諒?"

"這張紙上的字會在你大聲讀出來後消失,然後又換成新的字。就這樣。"

"就這樣?"

"對,聽著。"

Harry把羊皮紙上的字朗讀出來,讀完時字句褪色消失了,很快換成了新的句子。

"看—新字。"Harry說道,然後開始朗讀新的段落。

"沉重的大門吱呀著打開,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他的表情微微不安,就好像他不確定自己該不該來。他的魔杖尖端閃耀著明亮的光芒,反射在他的眼鏡裡。一雙綠眸在鏡片後閃著光,烏黑的頭髮就像夜一樣黑。

"當新來者注意到立在牆側的金髮灰眸男子時,他停下了腳步…"

"等一下,"Malfoy慢慢開口,"這兩個男人…他們聽起來好像…"

"你和我,"Harry替他說完,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你覺得…?"

"我不知道,但這有些怪…或許我們該繼續讀?"

Harry盯著新的章節,點了點頭讀下去:

"金髮的沒有動,也沒用問候對方;他只是微微眯起眼睛望著新來者,手指攥緊了手中的魔杖。他們像那樣站了很久,注視著彼此,不敢開口,不敢讓這會面變成現實。

"終於,他們設法打破了沉默,

"'Malfoy,'黑髮的慢慢開口,放低了他的魔杖。

"金髮的點了點頭跨前一步。'我以為你不會來了,Potter'"

"什麼東西?你肯定讀錯了,Potter!有沒有搞錯!給我!"Malfoy抄走了羊皮紙,然後極度不可置信地瞪著它。

"不,我沒讀錯,這寫得很清楚,Malfoy和Potter…這實在—太可怕了…誰會想寫你和我的故事呢?我不明白!"

Malfoy坐到一張桌子上,對上了Harry的目光,"我不知道,不過這肯定是霍格華茲的人,對麼?"

"Well,也不非得是,不過我想學校裡的人可能性要大些,因為我們是在教室裡發現這張紙的。大概只是某些學生的惡作劇。"

"恩,可能吧。"

Malfoy讀起下一節,他的嗓音清晰明亮。

"Harry Potter又跨前一步,縮短了他們之間的距離,而Draco Malfoy也做了相同的事。("這太怪了。"他加了一句,然後接著讀了下去。)兩個男孩都在緩緩地通過鼻子呼吸,以致他們的胸膛隨著彼此的節奏起起伏伏。

"視窗傾瀉而入月光讓他們的皮膚呈現出奶白色來,Draco甚至比他平時還要蒼白。黑暗的陰影在他們臉上跟肌膚形成美麗的對比。

"'我以為你不想讓我來'。Harry說道,他的語調是嚴肅的,但Draco在他眼中捕捉到微微的戲謔。

"他們彼此都知道事實,沒有回頭路了。這些想法讓Draco想要尖嘯,讓他想要把Harry撕成碎片,讓他想要跌落深淵…而他還是沒有退縮。他需要它,渴望它…而且他知道Harry和他的感受一樣。"

"梅林在上到底什麼東西讓咱倆都恐怖地需要、但同時又不需要?這根本說不通!你不可能需要什麼需要的嚴重到你想要該死的跌落深淵!"Malfoy大聲呼喊,"這是個垃圾作者…我不想跌落深淵…"他又嘟囔著加道。

"恩…是啊,可能是吧。"Harry有些不確定地說,不知道為什麼,他對此有不好的預感。

Malfoy—看起來還是有些被冒犯到的樣子—清了清嗓子讀下去:

"Harry望入另一個男孩的灰眸—那就像純銀製成的暴風雲。一般當Harry望入那些眼睛時他只看見冰冷的惡意,但在像這樣的特殊時刻,他能看見更多、更多、更多…原始的情感旋風一般卷過…仇恨,猜疑,輕蔑,但也有好奇,困惑和欲望…"

"哇噢,我擅長那種'在眼睛裡讀感情',"Harry驚異地說道,"我是指,我不敢相信我光是看著你的眼睛、居然就能分辨出你所有的情感,"他大笑,"我真是天才!"

"為什麼我的眼裡會有欲望?"Draco震驚地說道,完全不理會Harry,"為什麼我會帶著欲望的眼神看你?!那根本不對!"

"Well,可能我有什麼你想要的?你知道,一件什麼東西。"Harry說,"大概什麼也不是,接著讀吧,Malfoy。"

Malfoy看起來並不怎麼信服,但還是讀了下去。

"兩人都感到了彼此的凝視造成的激情,一個電張力的帷幕,就像電火花一樣在他們全身跳動、刺痛,把他們拉得更近…更近,近到相距只有一尺。

"Harry感到熟悉的期待刺穿他緊繃的身體。

"這難耐的熱切讓Harry閉上了他的眼睛,害怕不閉會造成的後果。就在他眼瞼合上的一刻、他感到Draco柔軟的—"

Draco的朗讀聲戛然而止,他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他的臉在一瞬褪去了色彩,隨即又迅速地染上粉紅色。他從紙片看向Harry、又看向紙片,重複了這個動作好多遍,顯然被噁心到了。

然後他發出一聲受傷的尖叫扔掉了紙片、任憑它飄落地面,就好像它被某種危險的疾病感染了一樣。

"怎麼了?"Harry有些緊張地問。肯定有恐怖的事發生了,因為Draco看起來是那麼沮喪。

Malfoy只是搖頭,臉頰依舊是粉紅色的,嘴裡嘟囔著這個作者是多麼病態。

Harry撿起羊皮紙大聲讀出了最後一句:

"就在他眼瞼合上的一刻、他感到Draco柔軟的唇和自己交迭的美妙感覺…"

"我的老天,"Harry基本在尖叫,"咱們在接吻?但—但我們都是男生還有—還有敵人。我們怎麼會想要親吻對方?這太噁心了!"

"這是精神錯亂,"Draco說道,終於找回了連貫說話的能力。"純粹的精神錯亂。不管誰寫的那個—那個故事,"他責難地指向紙片,"都該被關在聖芒戈醫院!(St. Mungus)"

Harry點頭,他不敢相信居然會有人想像和描寫他和Malfoy接吻。誰會做那種事?Harry感到他已經心靈受創到足夠影響他的餘生了。

"一旦被我知道那該死的作者是誰…"Draco低聲威脅道。

"對,我明白你的意思…"Harry黑暗地說,然後兩人都陷入了沉默。

尷尬的寂靜充滿了房間。

屋外,落日已經幾乎完全消失,夜晚在逼近。

"恩—Well…"過了一會兒Harry開口,"咱們該繼續麼?"

"什麼?你還想聽到更多?"Draco驚訝地問道,眉毛都要消失在發跡線了。

"不,不是,別想錯了,這不是因為我'想要'聽,"Harry急忙解釋,臉紅的像火一樣,Malfoy挑起一眉盯著他看。"你自己說的。"

"我說了什麼?"Malfoy問道。

"你說可能作者的名字會寫在最後…我可不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很願意知道這是誰…"

Draco似乎考慮了一會,然後他慢騰騰地說道:"好吧,知道你要殺的人是誰也不錯…但是Potter,搞清楚一件事,我們不能把這件鬼事告訴給任何人!我可不想讓瘋子們對我們倆懷有古怪的想法!"

"別傻了,Malfoy,當然不會。"Harry回斥道。

"好吧,你接著讀。"

"為什麼不是你讀?"Harry惱火地問。

"因為上次是我讀的,笨蛋!"Draco譏諷道。

Harry歎著氣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心想最好還是果斷出擊。他坐在了Malfoy對面的桌上,清了清嗓子開始讀:

"吻是溫柔的,他們甜蜜地、極樂地輕輕觸碰著彼此的唇瓣,幾乎像是在習慣那樣的感覺。"

Harry咽了一口唾沫迅速向Malfoy瞥了一眼—他看起來還是很噁心的樣子,臉頰依舊微染著粉紅色。Harry再次向下看向紙片,接著讀下去:

"當Harry羞澀將舌頭劃過他的下唇時,一陣戰慄竄下了Draco的脊柱。Draco開啟雙唇邀請這掠奪,用自己的舌迎上了他的。

"葛萊芬多男孩的脈率在急速上升,極度渴望著更靠近對方。他們的吻加深了,Harry丟掉了魔杖,它帶著輕輕的'哢嗒'聲落到了地磚上,尖端的光芒熄滅了,唯一的光源只剩下了月亮。"

這太超現實了,Harry想,坐在這兒讀著一篇關於他自己和Malfoy明擺著"色_情"的小說。

"Draco把自己的手滑上Harry的背脊,把他們壓得更近,他們的身體接觸令Harry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Harry抓住了Malfoy的腦袋迫使他側向一邊,想要更完全地探索他的口腔。Malfoy呻吟,他的手指深深嵌入Harry的背脊,Harry感受到了另一個男孩狂奔的心率。

"熱度在他們體內升騰,滾燙、沸騰,令人難耐…"

Harry想用舌頭潤一潤嘴唇,因為他忽然覺得嘴巴很幹。這一次,Malfoy沒有打斷他,他只是默默地坐著,聽著Harry的嗓音。Harry知道他聽進了每一個字…

"他們微微扯離對方呼吸空氣—親吻讓他們難以呼吸。喘息著的男孩望入彼此的眼睛,他們的臉是那麼接近,顏色幾乎模糊一片。Draco正想再次前傾,但是Harry止住了他,他一手抵住他的胸口溫柔地把他推了回去。

"'我的眼鏡。'他喃喃地解釋,嗓音因為欲望而沙啞。

"Malfoy點頭,看著Harry隨意地摘下眼鏡,就像對待魔杖那樣把它丟棄。Harry笑了,傾身過去,又吻住了Draco。他的舌頭穿過了他的唇瓣,掃過他的牙齒和臉頰內部,最後終於緩緩地、索求地撫摩上他的舌頭…"

Harry真的不希望虛構的Harry和虛構的Draco計畫做比接吻更進一步的事了,因為那只會更加尷尬,而Harry不確定他還能不能承受那些。

他的臉都快燒起來了而且他感覺對著Malfoy讀這個故事很愚蠢。

"他們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讓他們很難不察覺到彼此的堅硬。身體之間的衣物十分拘束,幾乎令人窒息…

"Draco開始對著Harry扭動他的胯部,令黑髮的男孩不禁在唇間輕微地抽氣。甜蜜的愉悅讓戰慄穿透了兩人,動人的感覺激烈地難以忍受,但是與此同時他們都渴望著更多…"

Draco吞咽了一下,令Harry望向他。

他看起來緊張、尷尬,有些不自在地坐在Harry對面的桌上。有幾秒鐘,Harry的目光落在了另一個男孩的唇上。它們微微開啟著,看起來很柔軟,而且好像Malfoy剛剛舔過它們似的,因為它們看起來濕濕的很閃亮…Harry很快移開了目光。

"呃—你覺不覺得咱們正要…你知道?"Malfoy問道,紅雲在他的雙頰彌漫,"那樣會令人作嘔的!"

"我希望不是,"Harry說道,試圖冷靜下來,若他要繼續這個故事,他最好保持冷酷。

他深呼吸,接著讀了下去,拼命地忽視這寫的是他和Malfoy的事實。

"Harry的手撫過Draco的胸口,指尖滑過襯衫上的小白紐扣。Draco呻吟著離開了Harry的嘴,只為了在綠眸男孩的脖子上吻出一道小徑。Draco在男孩耳朵下方的敏感點旋轉舌尖,用牙齒刮擦柔軟的皮膚,他輕輕的咬了一口,令Harry倒吸了一口涼氣,然後又用他有才華的舌頭撫慰那柔嫩的肌膚。

"'脫掉你的襯衫,Potter。'Draco在他耳邊低語,嗓音沙啞而渴求。"

"別脫你的襯衫,我不要!好好穿著,必須給我穿著!"Draco驚叫起來,"噢,這已經超越恐怖了—我不想親半裸的你!"

"是啊,因為不是半裸就沒問題。"

"哦,真好笑,Potter。給我閉上嘴接著讀好讓咱們趕快解決這件事。"

"那就別打斷我,Malfoy。"Harry反駁道。

"接著讀就是了。"

"Harry就按說的脫下了他的襯衫,展示出其下光滑、炫目的肌膚。Draco贊許地吻了他,他的手饑渴地在新曝光的胸膛上遊移。

"'你也脫。'Harry半呻吟地低語。

"Draco迅速地擺脫了自己的襯衫,肌膚相親的觸感只是火上加油,兩個男孩嗚咽著呻吟,這興奮的聲音直沖入他們的下腹。

"Harry把Draco推到在地、跨在他的身上,佔有地吻住了他。過了一會兒,他後退、向著Draco堅挺的乳頭蜿蜒地舔了過去。他把一顆乳頭含在嘴裡大力地吮吸,令Draco在純粹的快感中緊緊閉上了眼睛。"

Harry感到有些喘不過氣來,他的心臟在猛烈地跳動,而且他注意到自己的嗓音聽起來有些沙啞。他在心裡告訴自己這只不過是因為疲勞,但內心深處他知道真相…

"Draco弓起背在他身下扭動,強力的欲望自他體內穿過,幾乎令他感到眩暈。他們堅硬的下體隔著褲子的布料相互摩擦,而Draco感到火焰就像滾水一樣在他的血管裡面賓士,他的皮膚濕潤、火熱,幾縷頭髮粘在了額頭上。

"'你知道,'Harry輕聲低語,嘴唇挑逗地接近他的雙唇,'你現在看起來有多性感麼,Malfoy?'"

"好了,這裡開始我來讀,Potter。"Draco突然出聲,從Harry那奪走了羊皮紙。

"恩,好的。"Harry說,聽起來很驚訝。

真相是如果Harry繼續讀下去Draco就要射在自己的褲子裡了。

Harry的嗓音聽起來真是該死的性感,呼吸急促而沙啞,都快把Draco逼瘋了。他從來沒想到Potter能讓他這麼有感覺…這必須馬上停止!

Draco輕輕咳嗽了一下接著讀了下去,努力使自己聽起來漠不關心…因為情況已經在他的掌控之中。不需要被嚇傻,不需要恐慌,不需要質疑自己的性向…沒錯。

"'我當然性感,'Draco閉著眼睛喘息,蒼白的手指抓過地磚,彎曲起握成拳,'我是個Malfoy,那流淌在我的血液裡。'

"'就和你的謙遜一起。'Harry戲謔道,再一次吻住了他。

"'恩…就和那一起,啊…'

"'你真是一個混蛋,你自己知道。'Harry說著,一隻手下潛到他的腹部停在了褲子的上緣,愛撫著褲腰上方金色捲曲的毛髮。

"'恩,是有人那麼說,'Draco吸了一口涼氣陡然弓起胯部,'Potter,拜託,快點兒,你折磨死我了。'

"Harry笑出聲,依然在他肚子上令人瘋狂的緩慢劃圈,'我喜歡看你受折磨。'

"'你變態。'Draco呻吟著伸手去拉自己的拉鍊,但是Harry把他的手拍了開去。

"'不准作弊。'

"'這不是作弊!我只是在做必須做的事。'

"'你這個蛇一樣狡猾的小混蛋。'Harry低語著繞著他的肚臍舔了一圈。

"'我不是這兒的蛇,你才是。'Draco氣喘地說道,急促地呼吸空氣。

"'你說對了,'Harry用蛇佬腔(parseltongue)嘶聲道,突然Draco的眼睛睜大了。

"'再說一次。'

"'This,'Harry嘶聲說,令一陣戰慄刺穿Draco的身體。

"'該死的那聽起來真性感…'"

"那不是!"Draco衝口而出,絕望地想要找到什麼可以挑剔的內容。

"什麼不是?"Harry迷惑地問。

"蛇佬腔,那根本不性感!我記得咱們二年級時你對那條蛇說話,那一點都不性感。實際上那聽起來非常可憎。"

"Well,我想那取決於說的內容是什麼,"Harry回答道,聽起來有些生氣。

"對,沒錯,就好像蛇都擅長說情話似的。"Draco嘲諷說,對於他能找到什麼事來激怒Harry感到很安慰。

"不是蛇,是蛇佬腔!"

"蛇佬腔聽起來糟透了,承認吧,Potter!"

"那不是!"Harry愈發生氣了。

"那就是!只有智障才會瘋的可以把蛇佬腔叫做性感,要證明我的觀點只需看看這張羊皮紙,"他揮動手裡的紙片,"我是指,這個作者顯然是瘋子,而他或她認為蛇佬腔性感,所以這已經足夠證明它不性感!"

"只因為一個瘋子認為它性感,不代表只有瘋子這樣認為,Malfoy!"

"怎麼,我就是這麼想的而你沒法反證我!"Draco自信地感到又一次回到了安全地帶。他正和Potter爭吵,所有的事就和以前一樣。沒有性感的呻吟和氣喘吁吁的朗讀,只有美好的老爭鬥。

"實際上,我可以。"Harry眯著眼說道,"Malfoy,你不認為你自己是瘋子吧,是嗎?"

"對,我不是。你是什麼意思?Potter?"Draco感到有些不安。

Harry只是躍了下來走到Draco坐著的地方。

"你在幹什麼?"Draco問道,他開始感覺相當緊張。

"只是在證明你錯了。"Harry說道,然後盯住了Draco胸口的斯萊哲林小蛇,他需要"在狀態"。

Draco一點都不喜歡現在的狀況。他不喜歡Harry和他站得那麼近、盯著他胸口的蛇,他不喜歡Harry計畫著證明他是錯的…計畫證明蛇佬腔很性感…噢,老天,這一點都不妙…

Harry像那樣站了幾分鐘,Draco開始猜想他到底會不會做下去,正當他想惡意地開口時,Harry突然抬起頭對上了他的眼睛—他身體前傾貼得更近了,一個自得的笑容在臉上展開。Draco屏住了呼吸。

【你有沒有想過、親吻男孩的感覺會是怎樣,Draco?】Harry柔聲輕語地嘶嘶著,一道戰慄竄下Draco的脊背。這不是他記得的蛇佬腔,根本不是…

【感到他的唇覆著你的,那麼火熱、溫暖、熾烈…】嘶嘶聲像液體一樣從Harry的唇間傾瀉而出,那麼誘惑、迷人…

【感到他的舌在你嘴裡、他的雙手在你身上,他的手指撫摩你柔軟的肌膚…】

Draco感到體內的每一條小神經都像是緊張到了臨界點,他的呼吸已經紊亂,手指緊緊地抓住了桌子的邊緣。

【…咱們可以試試,就在這張桌子上,Draco,】Harry對著他的耳朵低語,令Draco倒吸一口冷氣生生止住一個呻吟。這是那麼該死的性感,他受不了了。Harry的嗓音在他體內激起一波波的欲望,令人難以忍受。

【咱們該做嗎?】Harry的唇盤旋在他的皮膚上方,Draco能夠感到他的呼吸。

Draco知道自己看起來無疑很可悲…喘息著,半閉著眼睛,微啟著雙唇,雙手由於抓的太緊關節幾乎都變白了…還有最重要的是,他感到褲子極端的緊繃…

Harry直視著他的眼睛,Draco注意到他的臉也微微紅了。

Draco的目光落到另一個男孩的嘴上,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想像著Harry的雙唇能給他的自製力造成的打擊。

Draco知道幾秒內他就會向前撲去品嘗那些唇瓣,他需要幹些什麼,他需要Harry退回去…他必須停止,不然就會鑄下大錯…

"好吧,你贏了。"Draco聽到自己說道,嗓音顫抖著有些氣息不足。

Harry退了一步,"贏了…?哦,贏了,恩,是啊。"他走回到自己的座位,Draco松了一口氣。"我想我都沒必要說,我告訴過你了。"

"給我閉嘴,Potter…"

尷尬的寂靜又一次在他們之間漂浮。Draco在局促地在座位上挪動,而Harry只是盯著自己的跑鞋…

Draco狠狠地瞪著紙片…該死的羊皮紙片…該死的瘋狂作者…該死的性感Potter。

"我該接著讀嗎?"Harry喃喃地提議著拿起了羊皮紙,Draco什麼也沒說。

"'Well,well,斯萊哲林像是有蛇佬腔崇拜,多麼驚人。'

"'閉嘴,Potter,還有給我拉開拉鍊!'

"'你沒必要變得這麼暴躁。'Harry低聲說著,舔在了他的鎖骨上。

"'那就給我我要的。'

"'你要什麼?'Harry望入他灰色的眼睛,目光裡激烈的感情兩人都清晰明瞭。

"'你。'Draco以幾不可聞的音量輕輕說,他的唇形成那個Harry渴望聽到的字。Draco從地面抬起頭、熱切到幾乎傷人地吻住了Harry。一個深深的、來自喉底的呻吟逸出了Harry的雙唇,他伸手探向他們之間打開了兩人的褲子。"

就這樣,Draco就要失去理智了…

"Harry摸上Draco的堅_挺,戲謔的手指輕輕地撫摩著,令Draco緊緊閉上了雙眼深深地呻吟。

"Draco顫抖的雙手把Harry的褲子向下褪去—他們的動作不能有任何障礙。

"Harry不時地呻吟、喘息著,令Draco幾乎在欲望中瘋狂。

"'哦,老天,Malfoy,'當他們的陰_莖第一次接觸時Harry嗚咽出聲。

"他們開始移動,相互碾磨著胯部,令彼此呻吟、喘息。

"Draco抓住了Harry的肩膀作為支撐,他抓得那麼緊,都留下了紅色的指印,但是他不在乎。他唯一在乎的是胃底積聚的令人瘋狂的爆炸,還有Harry…

"Harry的手指深深地埋在Draco的頭髮裡,堅定地抓住了金色的髮絲。他的額頭抵著Draco的額,正通過鼻子艱難地呼吸。

"他們的身體顫抖著,兩人的嗚咽聲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恩…噢,老天,H-Harry…我要…fuck'Draco大聲地喘息道,眼前金星點點,他知道自己支持不了多久了。

"'啊…這…是,噢…'

"當高潮穿透他們四肢交纏的身體,他們呼喊出聲…不在乎是不是會被聽到。"

於是就那樣!Draco失去了他的理智。

當他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消除了他們之間的距離,Harry停了下來,圓睜雙目看著Draco。

"Malfoy,你在幹—?"

Draco湊過去吻了他。

他的雙唇輕柔地在Harry之上觸碰,躊躇而遲疑,但又帶著迷人的熱切,Harry感到蝴蝶在他的心底撲扇翅膀。

慢慢地,Harry開始回吻過去,突然間他唯一在乎的事只有Draco與他唇瓣相抵的動人感受。

Harry將手臂擁住Draco的腰把他拉的更近…Draco將舌尖劃過Harry的下唇,抬手托住了他的臉。

他們迷失在對彼此的感覺裡…迷失在一個夢幻、而又如此真實的奇幻世界…

環境的黑暗令人很難看見屋內的淩亂,而穿過窗戶的星光幾乎令這場景充滿魔力。

陳舊的羊皮紙落在地板上的灰塵裡,被遺忘…

上面剩下的唯一字句是那些沒被說出口的…

"過後,Harry精疲力竭地癱倒在Draco身上,斯萊哲林男孩本能地伸出雙臂擁抱他,在他頭頂印下一吻。

"地板寒冷、堅硬,但是他們不在乎…"

The End

2 則留言: